快捷搜索:  红枣    as and 2=3  as  代孕合法  规范代孕  as+aND+2=3  4214
中国代孕网提供代孕服务

海外代孕的隐性成本(图)

2013年9月20日,印度古吉拉特邦安纳德,一位代孕妈妈呆在诊所提供的待产住所里

 

 

2013年9月20日,印度古吉拉特邦安纳德,一位代孕妈妈呆在诊所提供的待产住所里

 
 

  对于自己不能生育而又想要孩子的美国人来说,海外代孕似乎是不错的选择,因为价格看上去很便宜。但是他们往往忽视了一些隐性成本,比如差旅费、有可能遇到诈骗的成本以及不可避免地在当地产生的法律麻烦所引起的成本。现代快报记者 潘文军 编译

  海外代孕生下双胞胎,10天后儿子死了

  当雷亚农·莫瑞根和她的丈夫德鲁·莫瑞根在印度德里的一家诊所里想通过捐赠者的卵子拥有自己的孩子时,他们只知道海外代孕这条路很漫长,却不知道这条路还很艰险。32周后,莫瑞根夫妇的孩子约翰和麦吉出生在印度。由于繁琐的手续,莫瑞根夫妇没能亲眼看到自己孩子的出生,而是在孩子出生后还要等上两周才能见到他们,他们必须等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机构为婴儿开出健康证明。

  10天后,约翰因为缺氧死亡。听到这个消息时,雷亚农·莫瑞根正在美国西雅图机场等待登机,她正欣喜若狂地憧憬着见到她的双胞胎孩子的场景。几天之后,她在“脸谱”主页上写道:“我的儿子死了,但我有一个女儿的事实并没有改变。”

  当上母亲却感受不到喜悦

  雷亚农终于见到了她的代孕者—S夫人,这次会面的气氛紧张而尴尬,充满着难以言说的情绪。

  “医生一直喜气洋洋地望着我们,向我们道喜,”雷亚农说,“但我和S夫人百感交集,唯独没有喜悦之情。”

  雷亚农说,孩子出生本应该是她故事的结尾,但这次经历迫使她更仔细地看清海外代孕的复杂性。她希望得到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但代孕这个行业已经几乎被丑闻和欺诈毁了。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为自己代孕的S夫人是否会足额得到自己支付的酬金。

  “离开印度时,我很为她担心,因为我可以回到我美国的家中,我可以得到大量的咨询服务和特权,但是S夫人不一样,她虽然通过代孕可以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但我不知道她能否在代孕之后平复自己的情绪。毕竟,她是我儿子的母亲,任何一个母亲遇到这种事情都会绝望。”

  美国代孕太贵,只能选择海外代孕

  世界上很多地区都禁止商业代孕,但美国有14个州规定这是合法的。当然,其费用超过绝大多数家庭的承受能力。金融分析师迈克·安德森说,在美国,代孕的花费至少是60000美元,而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是52000美元。

  斯科特·巴克利专门从事有关代孕的法律服务,他在美国的四个州和瑞典都有办事处。巴克利说,代孕的费用有时会高达12万美元,这主要取决于捐赠的卵子和精子的质量,以及代孕国家的环境等因素。一般情况下,在印度代孕的费用在3万美元以下,代孕者需要向诊所和工作人员支付800-8000美元不等的费用。他举了印度维多利亚国际试管婴儿中心的例子。这个中心会为客户进行两轮手术,代孕妈妈,如果第一个胚胎没有成活,植入第二个胚胎的费用减半。一般植入第一个胚胎的费用是11000美元,植入第二个胚胎只要5000美元。具体费用根据客户的要求而有所区别,比如客户是使用自己的卵子还是捐赠者的卵子;在做第二次植入胚胎手术时,客户是否要求更换代孕者等等。

  选择代孕,必须要在财力上进行仔细衡量。无论手术是在美国的诊所进行还是在海外的诊所进行,大多数夫妇在成功获得一个孩子之前,往往都经过了很多次的失败。雷亚农·莫瑞根2012年开始了代孕之路,而她成功当上母亲则在今年的10月。每一次的尝试都花费巨大,而且结果可能令人沮丧。

  “我们很快认识到自己没有那么多钱在美国做代孕手术,只能选择海外代孕,”雷亚农·莫瑞根说,“但律师告诉我们,海外代孕是法律雷区,他劝我们不要尝试,除非我们不仅有支付代孕费用的经济能力,还有一旦出事,支付巨额罚款和赔偿的经济能力。”

  海外代孕有很多隐性费用

  代孕的费用还不止这些,乔恩·安德森和克里斯蒂·安德森夫妇是“期望奇迹”代孕公司的创始人,他们表示,想要孩子的夫妇如果选择海外代孕,就必然面临长途旅行、住宿、基因检测证明亲子关系等一系列费用,这些七七八八的费用加起来也有不下3万美元,总费用算下来都可以在美国国内进行代孕手术了。更有甚者,如果代孕者所在国家的政局不稳或者政策有变,你甚至可能无法见到刚出生的孩子。所以在安德森夫妇看来,海外代孕的性价比太低,根本不值得冒险。

  “起码要两次国际旅行,还要长时间呆在国外酒店里,3个月不能上班,等孩子出生后才能回国,这样的成本可以计算得出来。”乔恩·安德森说。

  另一个找了海外代孕的女子A.B.正陷入纠结中。她向各种不同的机构、捐卵者和做试管婴儿手术的诊所支付了54000美元,另外还将因婴儿后期医疗、代孕护理、胚胎运输、两次飞赴德里、印度相关文书工作以及给孩子办理美国国籍等事项花费39000美元。她预计总花费将超过10万美元。她最近决定放弃代孕计划,虽然已经支付了超过5万美元。

  孩子出生后,还有很多麻烦事

  孩子出生后,雷亚农·莫瑞根为了审批签证而“转了好几个圈”。她说,与让通过海外代孕出生的孩子获得美国国籍所遇到的困难相比,前面的代孕过程实在太简单了。

  “大多数时候,代孕产子,你必须带着孩子的出生证明和DNA测试证明到美国领事馆去,证明从遗传学上来讲,这孩子和美国公民有关系,”雷亚农解释道,“只有这些证明获得通过,你才能申请护照和其他旅行必需品。而在印度,你还必须去外国人登记处,证明你已经支付了代孕、医院、试管婴儿诊所甚至你住的酒店等的一切账单。如果账单没有全部支付,你就不能离开。”

  确保代孕者拿到酬金

  国际生育中心是雷亚农·莫瑞根在代孕之旅中找的第二家公司,这家公司打包收取了所有医疗、怀孕以及莫瑞根夫妇一切行程的费用。雷亚农·莫瑞根说,他们一共花了大约7万美元。

  “我们支付了代孕者12500美元,她可以用这笔钱买套房子,并把她正读8年级的女儿转到私立学校去,”雷亚农说,“而且我们确定了这笔钱的确转到了她的名下。”

  莫瑞根夫妇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印度社会男权思想根深蒂固,钱往往会支付给代孕妇女的丈夫,有时候参加商业代孕的女性根本就没看到一分钱。海外代孕的批评者说,整个过程中这些可怜的女性就处于被利用的地位,她们在做着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事情,别人却利用她们的身体赚钱。

  对于这种说法,雷亚农·莫瑞根并不赞同。“代孕者可能文化水平没我高,但她们一定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她们有权选择做还是不做这件事,”雷亚农说,“就以我的代孕者为例,我就亲眼看到了她获得了为我代孕的全部酬金的控制权。”

  海外代孕很难监管

  尽管如此,雷亚农的执著并没有抵消一个事实—海外代孕很难监管。残酷的事实可能会使代孕者和求子者双方都受到伤害。不管一个国家是不是允许代孕的存在,参与者都没有正式的法律可以遵守。

  新泽西州律师梅丽莎·布里斯曼说:“在美国,代孕问题没有立法,因为它有着强烈的宗教和政治色彩。共和党和民主党在这个问题上互相攻击,但是代孕问题影响的人口所占比例实在太小,很难使两党在选票上获利,所以这个问题就一直被忽视了。”

  布里斯曼说,印度和泰国在这方面的法规越来越严格,但不一定是正确的方式。印度政府的辅助生殖技术条例草案将对正在该国进行代孕手术的代孕者和外国夫妇进行保护和监管,但该法案的保护对象不包括同性恋夫妇。

  “印度是第三世界国家,所以即使对海外代孕进行合法化监管,监管也不一定能像美国那样到位,”布里斯曼说,“他们没有对代孕质量进行控制,而规定将众多需要这项服务的同性恋夫妇排除在外,现在只有传统婚姻中的夫妇才有在印度寻求代孕的资格。”

  所有这一切会导致混乱,一些不可能得到遵守和误导性的条文会导致明目张胆的欺诈行为,莫瑞根夫妇找的第一家代孕机构“星球医院”现在已经破产。

  海外代孕,是对人伦的一种冲击

  寻找海外代孕的客户往往希望交易完成后与代孕者划清界限,一位美国客户说:“我认为,从代孕者的角度看,孩子出生的日子就是她开始悲伤的日子。她将不得不把自己怀胎十月生出的婴儿交给别人,这样的情感伤害很难有人受得了。我不希望代孕者在事后试图与我联系,跟我要孩子的照片,甚至要求对孩子进行母乳喂养。在美国寻找代孕者,你很难保证自己不被她们找到。”


  雷亚农·莫瑞根说,无论身在何处,代孕的过程都充满了恐惧和外界的猜测。“代孕让人十分不舒服,因为它挑战了传统观念中一些非常基本的文化价值。想想看,那些代孕者自己子宫里孕育的,是别的家庭的孩子,这是对人伦的一种怎样的冲击!”

  可以肯定的是,代孕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从捐卵者到心理学家等很多人的参与。根据各国情况的不同,有的代孕者在代孕期间可以和家人保持联系,有的则有可能被送到偏僻的地区,以确保适当的医疗观察和孕期保养程序的进行。代孕者可能会被要求禁欲,以免生下来的小孩血统出现偏差,如果胎儿出现了什么问题,求子者还可能要求代孕者堕胎。这是伦理舞台上的一个黑暗片区,那些在这个片区探索的人手上甚至都没有一个手电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