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红枣    as and 2=3  as  代孕合法  规范代孕  as+aND+2=3  4214
中国代孕网提供代孕服务

车祸意外后,我遇到了最爱我的人

1
认识Bac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刚从医院出来不久,正在让完全不一样的自己重新适应着社会生活,Bac是我第一次去韩国参加活动的时候遇见的。Bac是他的姓,名字叫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总之都是一个代号而已,为了方便我就叫他白可吧。
几经周折,飞机落地在首尔,好不容易被接出了机舱。韩方相关组织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候机大厅等我,到了酒店歇歇脚就又跟着工作人员一起到酒店附近的韩食馆吃晚饭。活动是亚太地区的,有一些要转几次机从东亚一些地方过来,所以人还远远没有到齐。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也有很多,都要先见面友善的打过招呼,毕竟未来的半个月我们这些来自于不同国家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年龄不同思维意识的人要在一起相处。

车祸意外后,我遇到了最爱我的人

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我们刚刚挑了张桌子坐好,一个男生穿着蓝色的T恤从门那边向我们走来,工作人员跟他打招呼:“来,白可,到这边来。”
白可微笑示意了一下,走过来坐在我的对面。我们寒暄地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他的话并不多,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你看起来很累,刚刚下飞机吗?”
他的英文说得还不错,至少清晰并可以听懂。我笑了笑说:“是啊,还没怎么休息就被拽出来吃晚饭,折腾了一天感觉有点吃不消。”
白可比我大几岁,可能是因为以前是运动员的关系,所以上肢的肌肉看起来很发达。他的脸长得不算帅,但是很有男人样,皮肤有些黑,不长的头发看起来很清洁,Anna说他的面容和神态多少和那个打篮球的易建联有些相似。
餐桌上有一大壶冰冻的大麦茶,白可端起来给每个人的杯子里倒上,到我这里时我说:“谢谢,我不用了。”
他说:“你不渴吗?”
我说:“太凉了。”
他倒完后放下茶壶,起身走到餐厅服务员传菜的柜子上寻找着什么,大概是没有找到,他又叫住一个服务生说了几句话,没过多久就端过来一壶没有冰冻过的大麦茶。他笑了笑对我说:“现在是夏天没有热的,只有这种没放在冰箱里的,你能喝吗?”
我有点惊讶并满含给别人添麻烦的歉意,不好意思地赶紧点了点头。
因为初来乍到,每个人都不是那么熟悉,整个晚饭吃得很平静。除了一些礼貌性的聊天和寒暄之外,大家各自都很收敛脾性,气氛也算融洽。而我除了想草草结束赶紧回房间休息以外,对这些新认识的朋友完全是力不从心。
第二天一大早因为有一个仪式,不到6点钟就要起床。在酒店的早餐厅见到了昨天一些熟悉的面孔,还看到了一些昨天没有见到的顶着两个硕大黑眼圈的半夜才到达的陌生人。白可见到我,跟我说早,我昨天睡的好不好然后介绍他身边昨天很晚才到的另一个朋友。他换了件正式的衬衫,能看得出来早上非常认真地刮了胡子。
因为同行的人很多,匆匆结束早餐就赶忙在酒店大厅等着,已经是夏末的季节酒店却把冷气开得十足,没等几分钟我就不由地打起了寒颤。不知什么时候白可已经走到了我的旁边,他说:“你是不是冷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接着又说:“不如我陪你到门口去等吧,早上的空气很好。”
白可放下他的背包给陪我同行的Anna,然后一边推着我往外走一边让我别担心说他自己的驾驶技术很好。刚一出酒店大门,便感受到了一股暖流。虽然是清晨,却已经不那么凉爽了。受伤之后特别怕冷,旁人觉得温度刚刚好的时候我一定会觉得冷,等我觉得温暖的时候,身边的人就会热得出汗了。还没过多久,我就看到白可的头上隐隐地冒出来微微的浮汗,我说:“真的不好意思,因为我自己太怕冷了,你要是觉得热你就进去等吧,我自己在这没问题的。”
白可摸了摸额头,有些尴尬地笑笑,说:“别担心,我还好。”
2
会场放了近百张圆桌,我们到的时候离仪式开始只剩了几分钟时间,引座的礼仪打乱了队伍,慌乱着找那些还空着的座位让我们各自落座。仪式和会议结束已经是中午,自助酒会时白可出现在我的餐桌前问我这里有没有人。我突然想起来说:“你开会的时候坐在哪儿了,一早上都没有见你。”
他说:“离你不远,其实就在你的八点钟方向。” 然后他指了指我身后不远处的一张桌子。
一般这种会议后Gala提供的食物都是冷食的西餐,我随便吃了几口为了保证足够的热量来维持下午的体力。白可说:“这些吃的比中餐差远了吧?”
我说:“比中国饭好吃的食物还真不太多。” 因为早上在一起闲聊,这会儿跟白可已经算是熟悉了。
白可放下手中的餐盘,用餐巾擦了擦手,然后把他的背包拉链拉开,迅速地拿出了他的单反相机和笔记本电脑,然后把储存卡从照相机里拔出来插进笔记本里。他一边熟练地做着这些动作,一边跟我说:“给你看看我拍的几张照片。”
我有些好奇地问:“你喜欢摄影啊?我特别喜欢,不过现在自己连照相机都举不起来了。”
他没有回答我,认真地盯着屏幕看。我转向屏幕吓了一跳,照片正是我刚才开会时的样子,不过大多数都是侧身,还有几张连脸都看不见。我下意识地说:“你干嘛拍我?”
他认真地说:“因为光线好。”
白可不仅一路上帮我拍照片为我记录每一个瞬间,还格外的关照我,刚刚相处了三天后,陪我一起出来的Anna就基本上可以放手不管把我交给白可和其他志愿者。
在日常的参观和访问机构之间,还穿插着讲座和研讨会,每天从早到晚都忙个不停,即便是到晚上回酒店还有各个小组的任务和讨论。再加上室外炎热和室内冷气的交替,别说是我这种身体状况不太好的,就是活蹦乱跳的人也病倒了好几个。每次进到一个新的会议室,白可总会先帮我找一个离空调出风口最远的地方,然后把凳子移开,帮我安排坐好。Coffee Break的时候,也都会给我送来一杯热热的茶或者开水,因为我咖啡喝多了会觉得心悸。在他的关照下,我是为数不多没有感冒的那一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