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红枣    as and 2=3  代孕合法  as  规范代孕  as+aND+2=3  4214
中国代孕网提供代孕服务

借腹生子谁之痛 众多风险伴随非法代孕降临

借腹生子谁之痛 众多风险伴随非法代孕降临

   浙江在线·教育新闻网02月05日讯 在我国,明令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手术。然而,有人不惜重金求子,有人甘心为钱代孕,有人从中牵线谋利——各种需求叠加,导致地下代孕形成一条产业链,且规模越来越大,相关的道德、伦理、法律等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

  “你真的能接受代孕所带来的一切事情吗?”当电影《母语》里的男主角这样问女主角时,女主角毅然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这部讲述代孕故事的影片,改编自真实事件。

  事实上,在一些地方,中介机构大肆推销,地下代孕产业悄然形成,其中的一些情节甚至比电影更为曲折离奇。

  警觉:代孕竟成产业链

  听到牙牙学语的儿子豆豆张口喊出第一声“爸爸”,王民(化名)的心中百感交集。

  王民从不跟外人提及儿子的来历。豆豆确实是他和妻子的亲生儿子,却不是妻子怀胎十月、一朝分娩,而是由人代孕所生。联系中介公司、选择代孕妈妈、打促排卵针、进行试管手术、进行亲子鉴定,夫妻俩为此共支付70余万元费用,终于抱回了自己的宝宝。

  如今,在网上用搜索引擎输入“代孕”两字,会出现大量提供代孕服务的中介机构信息。“一站式代孕服务”、“代孕产子”、“零风险包成功包性别”等各种代孕广告十分醒目,点击进入,似乎个个拥有完备的操作流程,而且一律明码标价。

  通过网络公开信息联系商家,花50万元到100万元就能“租”个子宫代生孩子。在中介公司看来,代孕是一桩利润丰厚的生意,小小婴儿俨然成了“摇钱树”。

  据记者了解,代孕一般分为两种:一是精子、卵子都来自夫妻双方,借用代孕妈妈的子宫,也称作“完全代孕”;二是精子来自丈夫,卵子由代孕妈妈提供,经体外授精(试管婴儿)后,由代孕者怀孕生育。

  记者在一家代孕中介机构的网站看到,该机构自称是中国最专业的高端私人代孕服务中心,为国内广大不孕不育家庭提供代孕服务,为需求者提供优质代孕妈妈,可以筛选掉不良基因,让需求者得到健康聪明的宝宝,还可以为需求者选择胚胎性别。同时,该机构还广招代孕妈妈,要求不低:35岁以下、身高1.57米以上,身体健康且无遗传病、无精神病家族史、无传染性疾病,薪水则比较丰厚,在16万元至25万元不等。如果客户的卵子无法做试管,代孕中介还可提供代孕卵子,实行一条龙服务。

  有数据显示,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方面的困难,而我省大概每10对夫妻中,就有一对需要借助人类辅助生殖技术。1988年3月,中国内地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此后20年间,试管婴儿技术迅速普及应用,试管婴儿数量迅速上升。

  事实上,早在2001年,我国卫生部门公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就明令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手术。然而,代孕业务并没有因此停止运作的步伐。正规医疗机构不能做,上海代孕,一些人从中觅到“商机”,代孕中介、违规的私立医院联手,全过程转向地下。与此同时,市场的巨大需求催生了地下代孕产业,加上互联网等媒介无形推动,一个庞大的网络代孕产业开始形成。

  警钟:暗藏风险悔之晚

  80后的小夏(化名)因为急需钱,成了一名代孕妈妈。正是这样一个决定,至今令她后悔不已。

  2012年8月,听说代孕一次能赚10余万元,小夏瞒着家人,在网上联系了一家代孕中介公司。在中介公司的牵线下,小夏很快见到了寻找代孕者的客户。双方约定,顺利生下孩子后,小夏可以拿到16万元报酬。

  几天后,在对方陪同下,小夏飞去广州某地一家黑诊所做了代孕手术,之后回到浙江安胎待产,由对方的家人照顾。起初,一切都很顺利。但没想到的是,在怀孕6个多月时,小夏却被检查出患“小三阳”。委托方的态度随即发生180度大转变,要求小夏打掉孩子,并愿意补偿两万元。

  小夏坚决不同意,委托方从此避而不见。万般无奈之下,小夏只得向媒体诉说自己的遭遇。“我希望让更多的女孩知道,千万别为钱走上代孕这条路,代孕不受法律保护,万万碰不得。”她悔恨万分。

  小夏说得一点没错,私下代孕行为不受法律保护,容易引发诸多纠纷。我国法律规定,身体器官只能用于人道主义捐献,不得出租、买卖。从这点上说,代孕显然违法。虽然作为代孕委托方的客户、代孕中介和代孕妈妈间,一般会签订协议,约定包括孩子的归属、孕期待遇和代孕总补偿金等条款,但白纸黑字写下的代孕协议,不具有一点法律效力。缺乏法律法规保障,代孕就好像在高空走钢丝,随时有翻覆的危险,小夏式悲剧难保不再发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