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红枣    as and 2=3  代孕合法  as  规范代孕  as+aND+2=3  4214
中国代孕网提供代孕服务

是时候放开代孕了?鼓励生育不能太心急

“适当放开代孕准入”的讨论,本该收获掌声

代孕是否合法,计生法未明确作出规定。2015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表决通过了计生法修正案草案。与此前的草案相比,表决稿删除了“禁止代孕”相关条款。

当时就有人提出“法无禁止即可为”,这是否意味着代孕已经合法?但迄今为止官方口径仍是反对代孕,依据是2001年卫生部出台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其中第3条第2款指出:“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代孕面临诸多法律难题、伦理学冲突(比如人体器官能否“商业化”),确实很难达成共识。但一禁了之是最糟糕的“鸵鸟政策”,因为它无视了不孕不育夫妻和失独家庭的生育权,以及地下代孕市场的混乱(今日话题已经多有论述,参见《女大学生代孕:生育黑市下的产物》《百万包生男:剥削式代孕恶果》)。问题就摆在那里,不面对它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从这一层面上说,“适当放开代孕准入”的讨论,本该收获掌声。

但在鼓励生育的背景下,“适当放开代孕”的提议遭到群嘲也在意料之中

在鼓励生育的大背景下,“适当放开代孕”的提议会引发群嘲,其实也不令人意外。

全面二孩放开后,家庭生育二孩的意愿并不如人们想象中乐观,“全面二孩生育远低预期”的说法频频见诸报端。2016年12月,全国妇联调查报告显示:有生育二孩意愿的为20.5%,不想生育二孩的比例为53.3%,即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孩的意愿,发达地区尤为突出。

虽然“适当放开代孕准入”只是某个医生的一家之言,能否进入法律、公共政策层面探讨还有待观察,但在不少人看来,这是为了鼓励生育,不惜抬出祭出最具争议的措施,而不考虑一些本该有所作为的领域。比如:

1.一方面鼓励生育,另一方面对单身女性的生育限制却毫无松动痕迹。在中国,生育权是跟婚姻绑架在一起的,不结婚生孩子面临很多制度障碍。比如单亲妈妈无法享受生育保险。要想给孩子上户口,必须提交亲子鉴定和缴纳社会抚养费。而对于暂时没有婚育打算却又害怕错过最佳生育年龄的女性来说,中国也无法提供冷冻卵子的服务。在国内,能接受卵子冷冻服务的主要是两类人:一类是患恶性肿瘤的妇女,另一类是有不孕症的妇女。如果健康女性想冷冻卵子,只能去国外了。徐静蕾曾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在美国悄悄冷冻了9颗卵子,她称冷冻卵子就像找到了“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徐静蕾微博

徐静蕾微博

2.鼓励生育,某种程度上意味着鼓励不孕不育夫妇,一定要通过医疗手段生出自己的孩子来。对不能生育的家庭来说,他们本来还有另外一个选项——收养。但对普通中国家庭来说,上海代孕,领养条件极其苛刻,上海代孕,合法收养一个孩子几近不可能。这变相激发了部分人群通过买卖收养儿童的需要。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学院副教授李春雷,在对近年媒体公开报道的133个案例进行统计整理时发现,被拐卖的儿童年龄基本都在6岁以下,且买拐人的目的主要以收养为主。

3.男性不育增高趋势比女性不孕还要明显的情况下,提出放开代孕准入,极易被视为是对女性的剥削。早在“单独二孩”政策实行时,就有女性表达过对可能面临逼生、就业歧视和地位倒退的忧虑,更有极端的女性意见认为:计划生育将一大批女性从令人绝望的生育深渊中拯救出来。这种观点虽然反人性,但也事出有因——女性的生育成本并未得到充分的讨论和考量。

公众更担心的是,无论是限制生育还是鼓励生育,个体都无法享有“生育自由”

从限制生育到“单独二孩”“全面二孩”再到鼓励生育,这几年风向变化得太快。为鼓励生育,不仅《人民日报》提议为高龄母亲适度放开代孕,就连在春晚上,“鼓励生育”的口号也呼之欲出。

二十几年前,春晚的舞台上,还有《超生游击队》对“农村家庭越生越穷越穷越生”的丑化。到了2016年的春晚,小品《真情永驻》的末尾,主持人建议丧失生育能力的夫妻做一个试管婴儿,丈夫的表态是“不是争取,而是必须!”“要就要俩,双卡双待!”。大年初一央视一套的《欢乐中国人》栏目,包括安徽十姐妹、深圳四胞胎轮番上台,其中含义不言自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