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红枣    as and 2=3  代孕合法  as  规范代孕  as+aND+2=3  4214
中国代孕网提供代孕服务

那些代孕引发的狗血案例

[摘要]面对庞大的不孕不育人群,法律上禁止代孕,不可能消灭地下存在的代孕。与其让代孕制造出来的各种问题困扰社会,不如法律体系主动出击。

作者:姚遥(腾讯·大家专栏作者)

寂静的实验室,一排排冰冷的孵化器排列整齐,新的胚胎被放置在营养液中,在粘液中不断地发育成熟,直至最后呱呱落地。

在诸多科幻电影中,都经常看到这样一幕繁衍生命的景象。这样类型的科技,总是由反派掌握和使用。

现实中也有这样的场景,一个个的活人化身为孵化器,一群女性用自己的子宫替其他人培育着新的生命,通过肉体为胚胎输出营养。成熟的新生命从落地之日开始,就和母体不再有任何关联,隶属于另外的生命。

这就是代孕,听起来和借助人体繁衍的外星异形毫无区别,母体只是被物化的子宫,被禁止与婴儿产生情感的联系。

那些代孕引发的狗血案例

国内的法律禁止代孕,代孕原本只是在法律之外灰色存在。高速发展的经济遭遇人口红利的急剧消失,二胎时代不期而至。从国家到家庭对于新生人口的渴望,让原本在法律之外灰色存在的代孕,变得热烈起来,高冷的人民日报也加入讨论,提出放开代孕的议题。

通过代孕获得新生命,除了违反法律以外,价格昂贵,风险高,结果不可控。如果只是为了让家庭更加完整,释放父爱和母爱,收养一个小孩更为便利。不过,让自己的基因延续是多年进化过程中已经融入人类血液的本能,只要夫妻双方有一个人的基因还能传承,代孕现象就不会消失。

最为常见的一种代孕,是夫妻关系中的女方没有生育能力,男方有正常生育能力,女方希望有一个属于男方的子嗣,维系住这段关系。

这种所谓的代孕,并不新鲜。1930年,左翼作家柔石根据浙江地区“典妻”的故事留下了一篇名作,《为奴隶底母亲》。穷人家的男人,将自己的老婆典给了一个想生儿子的大户人家,作价一百块大洋,三年时间。大户人家的户主没有儿子,生不出儿子的大房不接受纳妾,最终妥协的结果,就是“典妻”。三年之后,心力憔悴的女人,告别新生的男孩,回到自己的家中,看见的是一个已经对自己全然陌生的孩子。这场“典妻”过后,大户人家增加了一个儿子,穷人家的生活处境没有改善,穷人家里无论丈夫、妻子还是儿子的亲情和人伦,被生活撕裂得更加彻底。

现代的商业代孕,依然是这一模式的翻版,贫穷阶层的妇女,将自己的卵子和子宫出售给能付得起价格的人群,在美国代孕合法的州,九成以上的代孕者就是为了经济报酬而来。和“典妻”的故事一样,除一些特殊的咸鱼翻身个案外,大多数人不会因为有一笔意外之财就完成社会阶层的跃进。对贫穷阶层而言,生活中的这个小水花,得到的风险和问题要远大于意外之财。

简陋版的自由经济理论称赞这种交易,一方有需求有钱,一方有子宫缺钱,于是他们资源互补,在没有欺骗、没有暴力的前提下,进行了等价有偿的行为,是需要尊重的市场行为。

毫无名分又提供了卵子的一方,将在多大面积内制造出毫不知情的同母异父后代,带来人伦上的困扰,只是问题之一。更为核心的困境在于,女人不仅仅是卵子和子宫的持有者,还有着正常人类的情感,十月怀胎的血肉联系产生情感的连接。但在代孕交易之下,母爱成为非法的诉求,代孕者不仅被迫和婴儿永久分离,还要拒绝接受自己作为母亲的自然身份和情感,不应该对人格有任何诉求,必须把自己视为一个简单的生育工具。

貌似公平交易的背后,代孕者不过是购买者实现生育目的的一个工具,并没有因为带着金项链,就改变了代孕者只是子宫奴隶的地位。

对代孕者来说,风险还不仅如此,她们不仅要承担怀孕与生产过程中的风险,一旦生育出来的婴儿存在健康隐患,那些自私的只希望看到自己血脉的委托者,没有和婴儿产生过情感连接的母体,见到“残次品”时自然而然会冷酷地拒绝。一对澳大利亚夫妇在泰国找到代孕母亲,一对龙凤胎被生出来以后,这对夫妇最终只带走了健康的女婴,将有唐氏综合症的男婴遗弃。这起恶劣的行为,在国际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

泰国代孕母亲尚比亚和她的儿子盖米

泰国代孕母亲尚比亚和她的儿子盖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