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红枣    as and 2=3  as  代孕合法  规范代孕  as+aND+2=3  4214
中国代孕网提供代孕服务

杀害情人劫走试管婴儿手术费

杀害情人劫走试管婴儿手术费

国内统一刊号:CN43-0057

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

杀害情人劫走试管婴儿手术费

男子还导演绑架骗局试图讹钱;犯抢劫罪被判死缓

2018年9月11日

从株洲去长沙做试管婴儿手术的妻子一去不复返,电话也无法接通,只有微信上偶尔会发来信息。

这令株洲的刘先生很是不解,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妻子早已沉尸河中,时不时向他发来微信的,竟是陪着妻子前去就医的情夫……

“准备4.2万元到深圳赎人。”2016年5月31日,株洲的刘先生收到妻子微信发来的信息。此前,本应独自在长沙做试管婴儿手术的妻子,电话莫名无法接通。

原来,在刘先生妻子吴某去长沙的日子,她与情人吴某权到处游玩。不料吴某权对吴某的手术费动了歪心思,竟动手杀人。事后,代孕妈妈,为了获得更多的钱,他还自导自演了一出绑架剧,想向吴某的家人再要一笔钱。

日前,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核准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被告人吴某权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觊觎情人手术费起杀心

2016年5月份,吴某权在株洲市荷塘区一茶馆打牌时,认识了同是攸县人的吴某,两人多次交往后逐渐熟悉,一同到衡东县、南岳风景区等地游玩,并开房发生了关系。在两人交往期间,吴某的家庭经济状况,甚至银行卡密码都被吴某权摸了个清楚。

吴某计划2016年5月24日在长沙做试管婴儿手术,前一天,吴某权便驾车载着吴某一起到长沙世界之窗游玩,当晚,两人在医院附近的酒店开房住宿。5月24日早晨,吴某权驾车带吴某沿湘江风光带行驶,准备去医院做手术。其间,两人将车停在辅道边聊天。在聊天中,吴某权得知吴某有几万元钱用于做手术,当下产生了一个念头:杀死吴某,劫取钱财还债。

之后,吴某权从车门储物格内拿出一把套筒扳手朝吴某头部、四肢连续打击十余下,直到吴某渐渐不再动弹。随后,吴某权将吴某的尸体装入放有石头的麻袋内,用手机电源线将麻袋口系紧,驾车选择抛尸时机。当晚22时许,吴某权将吴某尸体载至衡东县五里坪小学附近的大桥上,趁无人之际,将麻袋抛入桥下的河中。

取光情人存款转给妻子

吴某权为何动了杀心?据吴某权妻子介绍,他们夫妻二人因为开店亏损,欠了母亲10多万元,几个月前,她便要吴某权出去收账还钱,“2016年5月25日、5月26日,吴某权陆续存入和转账2.8万元到我的银行卡上,并告诉我这些钱是收账来的”。

吴某权妻子没想到,这笔钱原本是另一个女人的手术费。在给妻子转账之前,2016年5月25日凌晨1时许,吴某权特地在衡东县搭乘的士来到湘潭市区,换上之前购买的雨衣、口罩和帽子等,在湘潭市一家银行ATM机上从吴某卡中取出2万元。

当天下午,吴某权将沾有血迹的坐垫全部换掉,并对作案车辆进行清洗。洗车工人谭某称,“我打开车门发现副驾驶座位、脚垫及副驾驶室门边到处都是血。我问为什么这么多血,他说他是‘黑的’,拉了一帮打架的。谈好价格后,我把带血的坐垫取下来丢到垃圾车里去了。”

5月26日凌晨2时许,吴某权又搭乘的士来到湘潭市区,采取与上次相同的方式进行伪装,将吴某卡内的钱全部取出,之后以5000余元的价格将自己的车卖了。

导演绑架骗局讹钱

2016年5月30日,吴某权从株洲市乘坐火车到广西桂林市。期间,吴某权一直携带吴某手机,代孕服务,并时刻关注着吴某微信。

吴某丈夫刘先生称,妻子去长沙的当天中午和晚上,两人都通了电话,次日他再拨打吴某的电话,却是一直占线或无人接听。

这样过了几天,2016年5月29日下午13点40分左右,刘先生接到吴某微信发来的两条消息,内容分别是“老公我对不起你,你不要来找我了,我到上海了”、“我好烦好烦,我的命怎么这么苦”。电话依旧无法打通。2016年5月31日,刘先生发现妻子的微信又有消息发过来,这一次却是显示,吴某被绑架了,要刘先生在两天内带4.2万元到深圳赎人,但不同意与吴某通话。刘先生还发现,吴某随身携带的银行卡内的钱都被取走了。刘先生姐姐察觉到不对劲,于是报案。

2016年6月9日,吴某权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湖南高院审理认为,吴某权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劫取他人财物,并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日前,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核准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被告人吴某权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本报记者周凌如实习生牛秀丽长沙报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